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交際應酬

交際應酬

 

高雄是个纸醉金迷的都市,在美军驻台期间,它曾闪亮过。美军走后,它曾黯然过。然而,随着台湾经济的发展,它又再度闪耀着迷人的光茫! 高雄的夜,曾是悲情的……

“…路灯青青照着水滴 引阮的悲意青春男儿 不知自己欲行嘟位去啊 ~

茫茫前程港都夜雨 寂寞瞑”

台上一个西装毕挺的年青人唱着昔日“港都夜雨”的悲歌

高雄的夜,也是多彩的……

桌上开着两瓶干邑xo,在我身旁则坐着四位佳丽。这里是“七重天酒廊”,飞伦的陈董在与我谈好合约后要他公司的林总请我与丽娜来这里“应酬”。

在场的男性除了我与林总外,尚有飞伦公司的会计主任张老及行销部经理小田。小田正是刚在台上唱“港都夜雨”的那位年青人,听说他是陈董的小舅子。

四位佳丽除了坐在林总旁边的丽娜外,便是他左手边的秘书李丽莎小姐,听丽娜白天跟我说好像小田一直想追她。这不由得使我仔细多看她几眼。

丽莎有种东方古典美人的气质,生得瓜子脸,两道细长的秀眉,弯弯的斜指发鬓,鼻子挺直端正,双眸散放著一股柔和幽怨的眼神,雪白的丝质长袖衬衫更突显高耸的双峰,纤纤十指微握于膝前,下身的粉蓝短窄裙更显露她纤腰丰臀,细长的玉颈肌肤冰莹,修长玉腿斜弯桌前,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令人望而生怜。如此佳丽,难怪……

我左手边是一个叫小芬的酒廊“公主”,有着一对乌黑的大眼睛,模样非常娇俏,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张老,称他“老”是指他年纪老还是指他是欢场老手我就不得而知。只见他一只右手搂住小芬柳腰,时而伸入小芬开高叉的改良式鹅黄长裙内抚摸她那结实的粉臀,时而不经意的由她右腋下抚揉她的右乳。使得她有时吃吃娇笑着闪躲到我左肩上。

坐我右手边的是林总特为我安排的若玫,听说她是这里的台柱兼经理。她看起来像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有着一种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为风韵感人,只见她面如秋月,体态丰胶,梨窝韵颊,时隐时现,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纤纤,云发后拢,素颜映雪,一双皓脕,圆腻皎洁,两条藕臂,软不露骨,带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意味。 “来!慕凡兄!敬你一杯!祝我们合作愉快!”林总举起酒杯说道 “不敢当!还请林总多多照顾!我敬你!”我忙举起酒杯说道。

杯酒交晃间,我总觉有一股不太自然的气氛,但又说不出那儿不对劲。 “别敬来敬去的!来!大家一起来!干!”若玫插进来娇声说道。 “大家一起来!干!”林总邀约际,一只右手搂着丽娜又搓又揉的。我正想看着丽娜如何应付常借酒装疯的男人时,却看她不好排拒,又不自在地刻意地避开我的眼神。我终于发现那股不自然的气氛来自何处。 “对不起!我上个化妆室!”丽娜起身说道。

看她起身上洗手间,我也忙起身告罪假装也上洗手间追了上去。

“怎么啦!妳不舒服吗?我看妳整晚都不自在!”我关切地问她

“我……”她支支唔唔地欲言又止。 “有事告诉我,我帮妳解决……”我显露出一付博取美人恩的态势。

“凡!请不要怪我!其实我是公司下在林总身边的一颗棋”她畏畏诺诺地说。 “什么?……”我露出不解的样子 “晚上我不回去饭店了……”

突然间,我恍然明白了。原来……难怪每次陈总老带她南下洽订单。回想着昨夜的情深意重。瞬间,我有一种受骗、受辱的感觉。

“凡!你不会瞧不起我吧!我是身不由己!”

望着她那楚楚的神情,再回想我还不是公司里的一颗棋时,我释然了。所不同的是,她是过河砲,而我是无法过河的士象而已。昨夜只是过河砲回防时,无意间的邂遘。

“丽娜!我了解!我们都是身不由己!”我试着让她释怀。

“其实丽莎的处境也跟我一样!她是我的姐妹淘,我们都是所谓的商务秘书!”她进一步解释道。

难怪!难怪在她眼神中总隐藏着一丝忧郁。想必也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如此。那个女人不想安安份份找个好男人嫁了,过着相夫教子安定的生活。 “妳去吧!明天我在饭店等妳!” “谢谢你的谅解!我会永远记得你昨夜的温柔!”她含着泪幽幽说道。

回到座位上,丽娜豪放多了。在取得我的谅解后,她似变了一个人。

“沈科长!敬敬若玫小姐吧!她可是不随便坐台的!”丽娜说道。 “对!对!慕凡兄!别冷落了你旁边的美人!该罚!”林总起哄说道。

“谁该罚?不会是我吧!”小田唱完歌回座问道。

“老沈啦!整晚都不理若玫!让我们的大美人干坐”林总揶揄道。

“来!我打通关,以示敬意!先敬若玫小姐!我先罚三杯!”怀着一股五味杂陈的心情,或叹人生的无奈、或向丽娜显示我此刻的心情,今夜我想醉。

“好酒量!沈兄我敬你!”小田举杯说道。

一杯又一杯的酒精,麻醉了我四肢,却麻醉不了似受创伤的心。左手举杯敬酒,右手一搂身旁的若玫,我这才发觉她的腰是那么的细柔,鼻际可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一股香奈儿五号高雅的花香。每日思念你一人 未得通相见 亲像鸳鸯水鸭 不时相随无疑会来拆分离牛郎织女伊两人每年有相会无疑你那一去全然无信放舍阮孤单一个 那是黄昏月娘欲出来的时 加添阮心内哀悲 你欲离开阮那一日 也是月欲出来的时 阮只好来拜托月娘 叫伊讲乎你知 讲阮每日悲伤流目屎 希望你早一日转来”

听着台上丽娜唱着“望你早归”,更使我微伤的创伤渗出血来。基于一种无名的反作用心情,借着微醉的掩饰,一把将若玫搂入怀中。 “好!好!沈兄!真有你的!今晚就让若玫陪你好了!”耳际传来林总的叫好撮和声。 “不了!人家沈兄不见得看得上……唔!”若玫在我怀里撒娇。未等她说完,一双充满酒气的大嘴已封住了她的香唇,而引来哄堂大笑。 “来再干!”我吼叫道。

等我感到口渴,恢复知觉,才顿然发现已身在它处。

 

这是个看起来温馨的卧室,温柔的欧式壁灯映在象牙白的墙壁泛出一轮孔雀黄的光晕。暖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印度的薰香,如梦似幻……

头顶上的圆形纱白吊帐如瀑布般的倾撒而下,粉红的丝被、粉红的床罩,更由粉红的枕头散出一股高雅的脂粉幽香。在幽柔的水晶灯下,依稀于右边梳妆台前映出一条曲线玲珑的人影。我抬起上身,额头仍隐隐作痛。

台前人影似感到帐内的异动,它起了身来,轻步挪移了过来。掀起了纱帐,我赫然发现竟是若玫小姐……

只见她披着一袭宽松的粉红睡缕,狭Y字形的领口与宽长衣袖口缀著银白高雅的玫瑰花蕾丝,粉红的腰带斜绑个蝴蝶结置于腰间。由背后泛映的壁灯,可看出她身上优雅 曲线的身影,纤细的柳腰似可只手盈握。磐于发顶的发髻已解了开来,乌黑的秀发斜披于右胸,高隆的双峰间紧挟著深深的乳沟。

“醒了吧!喝口水!”如黄莺出谷般柔声问道。

她挨至床头,伸出左手把我扶正,并将睡枕殿在我背后。右手端著一杯温开水移至我唇边。一丝与枕头同等的幽香飘入鼻中,右肩只觉浸淫著一片舒柔的体温。这时,我才发现我是裸露著上身,下身只著一件亵裤。

“若玫小姐!我……”我正想问清怎么一回事时

“你喝醉了!吐得一身!我帮你把衣服换掉的……”

近身面对着她,我这才发现她的柔、她的美。她蛾眉淡扫,脂粉薄施,目似秋水,唇若含丹,瓜子脸,柳叶眉,是个美人胚子。望着曾被我施暴过的朱唇,我懊悔著前时的孟浪。

“对不起!若玫小姐!原谅我前时的莽撞无礼……”我急欲挽回我的斯文而唯诺说著。

“你似对丽娜用情很深,我了解你的心情……”她宽怀着安慰著。

“丽娜是我酒廊的老主顾了!她是个可怜又孝顺的女孩……”她接着说道。

接着她把丽娜的情形说给我听。

原来丽娜有着一个悲惨的家庭。家中弟妹幼小,老父已亡,老母得了癌症长年住院,庞大的医药费逼得她不得不辞掉一份百货公司店员的工作当起所谓的“商务秘书”。由于业务的往来,认识了飞伦的陈总。陈总一直想金屋藏娇,将她纳入二房。丽娜总想等日子好过一点以后嫁个好人家,她不想过著没名没份的日子。但是这阵子,她母亲又进加护病房了。听到这里,我内心黯然了,我自忖无能力帮她。一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孩……

“丽娜能遇上深情的你,是她修来的福……”她语音顿了一下。

“那像我……”她触景生情有点呜咽得说。

“若玫小姐妳怎么了……”我试图安慰她。

“算了!这是我的命……”她含着泪回避着我的问话。

“说给我听听,虽然我不见得帮的上忙,也许妳心里会舒坦些”我想安慰她夹杂着对她境遇的好奇。

“我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她幽幽得说道。

她一面诉说著,说道伤心处不免呜咽了起来。见她哭诉得梨花似泪的粉腮,不由我一面伸手搂住她颤泣的身躯,一面倾听她的诉说。

正当双十年华、充满怀春少女情怀时,她遇见了她的白马王子。一个叫乔伊的年青华侨,他多金又多情,留英多年还取得博士学位。他曾跟她过著一段如蜜的日子。但好景不常,在她怀孕后,他露出狰狞的面目,将她卖给应召站。原来他是个逼良为娼的人口贩子,只不过是小学毕业曾在洋人开的pub中当过七、八年的小弟。

“没两个月,警察破获了应召站,把我救了出来……”说到此处她更伤心了。

初期,由于谋生的需要与金钱的咭倨,她找了一家密医堕胎,却因手术不良,使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在无法为人母之下,她万念俱灰,只有沈溺酒国麻醉自己。在挣得一些钱后,拉着一些姐妹淘,自立门户。

“丽娜虽不幸……她却拥有一个深情的你……”

“一生中,我一直祈盼著在我生命中有一个深情的男人……”

我心中非常感动,一个深情可怜的女子。不禁舔吻她泪湿抽搐的朱唇。

“你……能圆我的梦吗……”她抬起头望着我低声说道。

“我……”我不知要如何回答她。

答应也不是,拒绝又怕伤了她。正在进退为谷之际,突地她起了身,解开腰间的蝴蝶结。

一袭宽松的粉红睡缕敞开了来。

我心情一窒。

火红的胸罩滚著黑色的纱质蕾丝,上半罩杯是透明的,浮凸刺绣著一朵黑色的玫瑰,乳峰高耸、乳沟狭深。平滑细嫩的小腹缀著一点深深的脐眼。火红大v高腰的透明丝质亵裤,绣著一朵偌大的黑玫瑰,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阴阜。

我深吸了一口气,咽下口水来湿润我干燥的喉咙。

伸手解开火红滚黑边蕾丝的吊袜带环扣,循序伸出左、右腿置于床边,优雅地退下了丝袜。低头的动作使我能大部看到那欲夺罩而出丰颖的双乳,高张的玉腿使我能近观到丘阜上一条深陷的鸿沟。这些姿态非常惹火,使我春心荡漾想入非非,不觉间下身微涨了起来。

反身双肩微抖,一袭宽松的粉红睡缕自她背后溜滑了下去,露出她似雪的肌肤、玲珑的曲线、纤细的柳腰。那是似曾相识的曲线。

解下火红滚黑蕾丝的吊袜带,连带显露出她那丰圆的臀部。似对分不开的连体婴,中间夹着一缕火红丝绸。反手挑开背后罩扣,那滚著黑色纱质蕾丝的火红的胸罩已然滑落于她脚下。

“凡!今夜好好爱我! ……只要今夜……”她一面缓缓转身一面半期盼半恳求地说。

只见她浑身晶莹如玉,雪肤滑嫩,柔若无骨,黑眸清澄犹如秋水,樱唇红润,惹人垂涎,一双碗形的玉乳,柳腰纤细,软绵小腹平滑如缎,一双玉腿均匀修长,一头柔细秀发,衬著如花般的脸颊,秀丽妩媚,露著醉人的模样。

她掀开粉红丝被,一身娇躯向我身前揉来。xxxxxxxxxxxxxxx

覆蓋着我硕壮身体的胴体是温润、平滑、结实的。

她双手环状搂住我的颈部,闭着黑眸、仰起粉颈,吐气如兰的朱唇微抖地凑到眼前……

胸前揉贴的是她柔绵的酥胸,由上看去如被挤压的两个雪白的奶球。玉背以优美的弦弧随着无骨的脊沟迤骊下去,直至那被一丝火红高腰的透明丝质亵裤包裹的玉臀再度陡耸了起来。

以结实的双臂搂住她柳腰,我突发现它细可盈握。

轻吻着她的下唇,一股异样的电流导入体内,牵动我的下体而使它抖动了一下。

她反口含住了我的下唇,左右来回吸吮著。同时,我亦含住了她的上唇,感受她朱唇的曲线与弹性。

湿润的感觉真好,以舌尖上挑她内唇壁,造成她痉栾的抖动而把我搂的更紧,她的舌尖竟不觉得挑舔我的舌尖。

一丝麻痒的电流由舌尖再度导入体内,胯间不禁收缩了一下,张大口将舌尖移舔她舌下。

“嗯!你好坏!”她移了开来说道。

说罢,将她玉体下滑,吮舔我的胸膛、掖窝。右手顺势缓缓移入我的亵裤里。

“唔!真好……”我暗叫道。纤细的玉手套弄著玉茎,间或拨弄阴曩、间或挤压龟头。

我的一手将她秀发拨向背后,露出她迷人的鬓角,轻轻揉抚她耳际。另一手则握住她左乳,她似是无法被男人只手掌握的女人,粉红大小适宜的乳晕上缀著一粒粉红的樱桃。时而将它置于指间搓揉,时而轻柔对它夹捏。

“啊……”在一阵颤抖中,她微喘呼出声。

她起身,退下了我的亵裤,反身跨上,竟一口将勃起的玉茎含了进去。

“唔……”湿柔的感觉真好,当龟头受她狭小喉头的挤压时,我都不免哼出声来。

望着眼前摇摆的粉臀以及被一丝火红裹住高耸的阴阜,不禁使我一手游抚丰腴滑嫩的玉臀,一手以双指撩拨她阴毛微露的阜丘。

“唔……”当双指撩拨她阴毛微露的阜丘时,她有时会不觉地闷头微哼。

双指微湿的感觉使我发现泌出的幽泉竟使那被火红亵裤紧贴的幽洞清晰地出现眼前。我着迷了……

一把将她推躺于我左侧,并一口含向那火红亵裤上那朵黑色玫瑰。

“啊……”欲挟的玉腿扭动着,她口中发出难耐不支的淫叫。

嗅着幽洞泌出的体香,隔着薄如蝉翼的丝裤咬食著肥腴的山丘。一手撑开她双腿,一手揉抚着花蒂。脸颊紧贴她那柔绵大腿的感觉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啊……我要……起来……”玉腿扭动着,双手不支地在我大腿及臀部一阵揉搓,并作势欲起。

在她起身之际,顺势拉下那镶著黑色蕾丝的火红丝质三角裤。

她直起身子,曲跪在我的下体上,把左掌放在我枕边,抬高她臀部,右手扶住玉茎,将之缓缓纳入她幽洞内。我垫高头部,俯首望着吸吮龟头的蚌唇,勃起的阴蒂在微疏的丛林中喘息抖动着。

她将双手撑于我耳边,娇躯前俯,玉臀微动,似一时不敢全根纳入。我挺起腹部迎合浅刺她那盘丝洞,不一会,果然凿出一股蜜泉。

在她闷哼声中,只见若玫微微俯身向前将玉茎推向她花心,并顺道在根部磨擦她那勃起的阴蒂。双重的刺激,使她不自主地后仰。

泛著红潮的脸颊、扩张的额鼻、半咬的朱唇、闷声的春叫声,使她看起来更为美丽。心神不由一荡,上挺的速度加快,电击似的酥麻更一阵阵由玉茎传导至全身。而若玫则喘声急促,大口啊出声来,不由挺起上身搓揉自己的双乳。

许久,我累了!停了下来,由她自己骑坐!

我躺在床上,欣赏著那长发在柔飞中舞动!她双耳上一对粉红翡翠随着摇摆的玉颈晃动着,晃出一道道眩眼的光晕!

汗热的气息胶结在空气中!

一双乳房在她胸前抛动着,张怒的玉茎在她幽洞口或隐或现!玉茎上沾满了她体内流出的甘泉,在昏黄灯光下闪烁!

只见她下身粉红色的双唇含住那玉枪,一张一合的吞吐!

她渐入高潮,全身加速地上下扭动,快感让她身体每个关节扭曲著。

上前俯前!一双乳房如吊钟一样在我眼前摆动!

我把舌头伸出,刚好舔触到那乳尖!她再加快了骑坐,双手捧住那乳房底部!几次,双乳的尖端滴下汗珠湿透我的脸颊。

“啊……凡……抱抱我……出来……出来了……”若玫急喘呼叫着。

我忙抬起上身,跟她面对面坐抱着,低头重咬她双乳。我忽而上身后仰将根部前挺……

“啊……啊……要死了……”若玫跪坐的臀部急扭一阵后,死命抵住我根部扭揉。

只觉玉茎被一伸一张的水道吸揉着,龟头则如被婴儿小口一阵吸吮著。搂抱着香汗淋漓的娇躯瘫软了下来。

“我要躺下来……头好晕……”若玫娇喘道。

让她斜躺于左侧,下体仍紧紧密合著。我斜躺于她微曲的右腿上,她的左腿仍跨夹着我的躯体。

“好一点没……玫……休息一下好了……”我搂吻她泛红火红的粉颊道。

“你真猛……弄得我好晕……”若玫娇喘道。

“猛的还在后头呢……”我逗着她道。

“你真讨厌……人家跟你说正经的……”若玫微喘道。

“做爱本来就是一件正经的事……”我再度挑逗她笑道。

“油舌滑腔……不正经……”若玫娇羞道。

“梦圆了没……”我挑逗她问道。

只见她樱唇转动下,飘白了我一眼,这是嗔中带怨,荡气回肠的尤媚姿态!柔中带俏,成熟的美艳中带点生嫩的羞怯情怀!的确撩人心弦!勾人魂魄的美姿!

望着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女人,我有着一丝怜惜。

弓身再度吸吮着她玉乳,右手拨弄著阴红花蒂,腰间轻微移挪!

风吹风铃,鸟哨晨啼,“嗯咛”之声使她骚意再起!

那是她已再获得初步的舒爽酣畅喜乐愉悦的展现!

在如水珠光朦胧照映下,只见她那似芙蓉花似的娇颜,呈现出复杂的变化!

迷漓的双眼,似闭还开的眼神,再度显露着她的企求! 一只素手五指紧抓床单!握扯著,表达出她心中的意愿!

黛眉时挑时舒,那是配合著我指头的点醮而作!

嗯嗯咛咛之声不绝于耳,樱口菱角儿开合裂斜,曲尽幻化之妙……

她忸声央求道:“凡!上……来……”

这是爱的呼唤!情的企待!欲的需求!淫的放荡……

直起身来,轻带战马提枪入关,胯下骏马仰首嘶号,已至起跑线,是一番万里的驰驱!

此时玉茎怒筋微张有如千蹄争奔,热烫粗壮,挺坚长活!

而她在娇喘息息中,支起一只修长合度的玉腿在空中摇荡著,而另一只已斜勾我玉颈!这姿态令她幽门洞开!

只见她茸翠疏疏、金丝柔细、阴阜微隆、玉璧似合、云封雾合、雨露沾指。

急撞而入,那是涩涩春情、滑滑幽径,撞得她张口轻啊一声。

一声莺啼凤唳中,她已体颤颈摇、呼气如抖、音长似泣,呻吟如虫鸣!贪求这份酥软而心晕魂迷。

三进九出,抽送自如,慢推急提,抽得她一退一开口,一进一哼哎。她的樱口张合斜扭著,哼叫声由嘤咛而咿唔。其吟叫声由压喉闷叫,到齿颤发声、婉转娇啼、荡人心魂,美妙至极。 不一会儿,只见她腰扭股摇、双乳颤动、醉眼迷漓、轻咬樱桃小口,娇喘息息。只闻得兰香扑鼻,深知她已魂荡魄飞、骨松肉酥、阴气已泄!两腿舒张更开,欲我深入。

“凡……我不行了……要死了……”她娇喘不止如梦呓般呻吟著,疼、麻、痒、酥揉得她一连泄了三次身子。

我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似翻山越岭、似腾云架雾,上上下下、越腾越高。

我双手伸向前,握住她的双乳,使劲揉搓用力抽送著。如青龙戏明潭,浪涌潮掀。

“噗嗤”之声不绝于耳。是音韵外宣,是琴瑟合鸣。

一时寒噤连连,精泄如注,顶灌花心。

最后一个寒噤,拼命用力将她双腿前压至肩紧紧抱住。

“啊!凡……不要……”她嘤嘤求着,欲推开我的过于深入。

 

日上三竿,金乌透窗而入。

睁开惺忪疲累双眼,发现香踪已杳。再四周寻觅,却发现她罩着一袭纱白晨缕伫立于落地窗前,透过强光映出她那迷人的娇躯,那是我曾巡礼的熟悉线条。微微上勾的乳房,如待母鸟喂食般仰望着。那袭纱白晨缕迎著晨风向后飘曳著。似一尊静穆纯洁的女神。

望着她窈窕的伫立的背影。我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我穿上亵裤,蹑手蹑脚得走到她背后,伸手扪住她的眼睛!

“啊!……”若玫被我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唔!是你,凡!快放开手,把人家吓一跳”她略拧扎一下,就依在我怀中。

“在想什么?一个人呆在这里出神?”我双手环状搂住她的腰部,双唇紧贴她的粉颈柔声问道。

“我在回想着……昨夜的梦……”

我兴起一丝的感动,把她转过身来,正待……

“不……凡……你该走了!让我有个美好的回忆……好吗”她那吐气如兰的朱唇微抖地幽幽说著……

我松开她,望着她那微带一丝忧怨又带一丝幸福光芒的眼神。

“凡……我会记得你的……谢谢你带给我一个甜美的梦”

昨夜浪漫狂野的她不见了,眼前我所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柔情的女人。

“夙世未了姻缘,今个邂逅相逢免却月老红线,酬合一生宿梦”

低吟声中,拿出一丝秀发说道:“愿你会记得我……”

在噙著的泪光中,我眼前一片模糊…

 

高雄是个纸醉金迷的都市,在美军驻台期间,它曾闪亮过。美军走后,它曾黯然过。然而,随着台湾经济的发展,它又再度闪耀着迷人的光茫! 高雄的夜,曾是悲情的……

“…路灯青青照着水滴 引阮的悲意青春男儿 不知自己欲行嘟位去啊 ~

茫茫前程港都夜雨 寂寞瞑”

台上一个西装毕挺的年青人唱着昔日“港都夜雨”的悲歌

高雄的夜,也是多彩的……

桌上开着两瓶干邑xo,在我身旁则坐着四位佳丽。这里是“七重天酒廊”,飞伦的陈董在与我谈好合约后要他公司的林总请我与丽娜来这里“应酬”。

在场的男性除了我与林总外,尚有飞伦公司的会计主任张老及行销部经理小田。小田正是刚在台上唱“港都夜雨”的那位年青人,听说他是陈董的小舅子。

四位佳丽除了坐在林总旁边的丽娜外,便是他左手边的秘书李丽莎小姐,听丽娜白天跟我说好像小田一直想追她。这不由得使我仔细多看她几眼。

丽莎有种东方古典美人的气质,生得瓜子脸,两道细长的秀眉,弯弯的斜指发鬓,鼻子挺直端正,双眸散放著一股柔和幽怨的眼神,雪白的丝质长袖衬衫更突显高耸的双峰,纤纤十指微握于膝前,下身的粉蓝短窄裙更显露她纤腰丰臀,细长的玉颈肌肤冰莹,修长玉腿斜弯桌前,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令人望而生怜。如此佳丽,难怪……

我左手边是一个叫小芬的酒廊“公主”,有着一对乌黑的大眼睛,模样非常娇俏,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张老,称他“老”是指他年纪老还是指他是欢场老手我就不得而知。只见他一只右手搂住小芬柳腰,时而伸入小芬开高叉的改良式鹅黄长裙内抚摸她那结实的粉臀,时而不经意的由她右腋下抚揉她的右乳。使得她有时吃吃娇笑着闪躲到我左肩上。

坐我右手边的是林总特为我安排的若玫,听说她是这里的台柱兼经理。她看起来像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有着一种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为风韵感人,只见她面如秋月,体态丰胶,梨窝韵颊,时隐时现,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纤纤,云发后拢,素颜映雪,一双皓脕,圆腻皎洁,两条藕臂,软不露骨,带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意味。 “来!慕凡兄!敬你一杯!祝我们合作愉快!”林总举起酒杯说道 “不敢当!还请林总多多照顾!我敬你!”我忙举起酒杯说道。

杯酒交晃间,我总觉有一股不太自然的气氛,但又说不出那儿不对劲。 “别敬来敬去的!来!大家一起来!干!”若玫插进来娇声说道。 “大家一起来!干!”林总邀约际,一只右手搂着丽娜又搓又揉的。我正想看着丽娜如何应付常借酒装疯的男人时,却看她不好排拒,又不自在地刻意地避开我的眼神。我终于发现那股不自然的气氛来自何处。 “对不起!我上个化妆室!”丽娜起身说道。

看她起身上洗手间,我也忙起身告罪假装也上洗手间追了上去。

“怎么啦!妳不舒服吗?我看妳整晚都不自在!”我关切地问她

“我……”她支支唔唔地欲言又止。 “有事告诉我,我帮妳解决……”我显露出一付博取美人恩的态势。

“凡!请不要怪我!其实我是公司下在林总身边的一颗棋”她畏畏诺诺地说。 “什么?……”我露出不解的样子 “晚上我不回去饭店了……”

突然间,我恍然明白了。原来……难怪每次陈总老带她南下洽订单。回想着昨夜的情深意重。瞬间,我有一种受骗、受辱的感觉。

“凡!你不会瞧不起我吧!我是身不由己!”

望着她那楚楚的神情,再回想我还不是公司里的一颗棋时,我释然了。所不同的是,她是过河砲,而我是无法过河的士象而已。昨夜只是过河砲回防时,无意间的邂遘。

“丽娜!我了解!我们都是身不由己!”我试着让她释怀。

“其实丽莎的处境也跟我一样!她是我的姐妹淘,我们都是所谓的商务秘书!”她进一步解释道。

难怪!难怪在她眼神中总隐藏着一丝忧郁。想必也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如此。那个女人不想安安份份找个好男人嫁了,过着相夫教子安定的生活。 “妳去吧!明天我在饭店等妳!” “谢谢你的谅解!我会永远记得你昨夜的温柔!”她含着泪幽幽说道。

回到座位上,丽娜豪放多了。在取得我的谅解后,她似变了一个人。

“沈科长!敬敬若玫小姐吧!她可是不随便坐台的!”丽娜说道。 “对!对!慕凡兄!别冷落了你旁边的美人!该罚!”林总起哄说道。

“谁该罚?不会是我吧!”小田唱完歌回座问道。

“老沈啦!整晚都不理若玫!让我们的大美人干坐”林总揶揄道。

“来!我打通关,以示敬意!先敬若玫小姐!我先罚三杯!”怀着一股五味杂陈的心情,或叹人生的无奈、或向丽娜显示我此刻的心情,今夜我想醉。

“好酒量!沈兄我敬你!”小田举杯说道。

一杯又一杯的酒精,麻醉了我四肢,却麻醉不了似受创伤的心。左手举杯敬酒,右手一搂身旁的若玫,我这才发觉她的腰是那么的细柔,鼻际可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一股香奈儿五号高雅的花香。每日思念你一人 未得通相见 亲像鸳鸯水鸭 不时相随无疑会来拆分离牛郎织女伊两人每年有相会无疑你那一去全然无信放舍阮孤单一个 那是黄昏月娘欲出来的时 加添阮心内哀悲 你欲离开阮那一日 也是月欲出来的时 阮只好来拜托月娘 叫伊讲乎你知 讲阮每日悲伤流目屎 希望你早一日转来”

听着台上丽娜唱着“望你早归”,更使我微伤的创伤渗出血来。基于一种无名的反作用心情,借着微醉的掩饰,一把将若玫搂入怀中。 “好!好!沈兄!真有你的!今晚就让若玫陪你好了!”耳际传来林总的叫好撮和声。 “不了!人家沈兄不见得看得上……唔!”若玫在我怀里撒娇。未等她说完,一双充满酒气的大嘴已封住了她的香唇,而引来哄堂大笑。 “来再干!”我吼叫道。

等我感到口渴,恢复知觉,才顿然发现已身在它处。

 

这是个看起来温馨的卧室,温柔的欧式壁灯映在象牙白的墙壁泛出一轮孔雀黄的光晕。暖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印度的薰香,如梦似幻……

头顶上的圆形纱白吊帐如瀑布般的倾撒而下,粉红的丝被、粉红的床罩,更由粉红的枕头散出一股高雅的脂粉幽香。在幽柔的水晶灯下,依稀于右边梳妆台前映出一条曲线玲珑的人影。我抬起上身,额头仍隐隐作痛。

台前人影似感到帐内的异动,它起了身来,轻步挪移了过来。掀起了纱帐,我赫然发现竟是若玫小姐……

只见她披着一袭宽松的粉红睡缕,狭Y字形的领口与宽长衣袖口缀著银白高雅的玫瑰花蕾丝,粉红的腰带斜绑个蝴蝶结置于腰间。由背后泛映的壁灯,可看出她身上优雅 曲线的身影,纤细的柳腰似可只手盈握。磐于发顶的发髻已解了开来,乌黑的秀发斜披于右胸,高隆的双峰间紧挟著深深的乳沟。

“醒了吧!喝口水!”如黄莺出谷般柔声问道。

她挨至床头,伸出左手把我扶正,并将睡枕殿在我背后。右手端著一杯温开水移至我唇边。一丝与枕头同等的幽香飘入鼻中,右肩只觉浸淫著一片舒柔的体温。这时,我才发现我是裸露著上身,下身只著一件亵裤。

“若玫小姐!我……”我正想问清怎么一回事时

“你喝醉了!吐得一身!我帮你把衣服换掉的……”

近身面对着她,我这才发现她的柔、她的美。她蛾眉淡扫,脂粉薄施,目似秋水,唇若含丹,瓜子脸,柳叶眉,是个美人胚子。望着曾被我施暴过的朱唇,我懊悔著前时的孟浪。

“对不起!若玫小姐!原谅我前时的莽撞无礼……”我急欲挽回我的斯文而唯诺说著。

“你似对丽娜用情很深,我了解你的心情……”她宽怀着安慰著。

“丽娜是我酒廊的老主顾了!她是个可怜又孝顺的女孩……”她接着说道。

接着她把丽娜的情形说给我听。

原来丽娜有着一个悲惨的家庭。家中弟妹幼小,老父已亡,老母得了癌症长年住院,庞大的医药费逼得她不得不辞掉一份百货公司店员的工作当起所谓的“商务秘书”。由于业务的往来,认识了飞伦的陈总。陈总一直想金屋藏娇,将她纳入二房。丽娜总想等日子好过一点以后嫁个好人家,她不想过著没名没份的日子。但是这阵子,她母亲又进加护病房了。听到这里,我内心黯然了,我自忖无能力帮她。一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孩……

“丽娜能遇上深情的你,是她修来的福……”她语音顿了一下。

“那像我……”她触景生情有点呜咽得说。

“若玫小姐妳怎么了……”我试图安慰她。

“算了!这是我的命……”她含着泪回避着我的问话。

“说给我听听,虽然我不见得帮的上忙,也许妳心里会舒坦些”我想安慰她夹杂着对她境遇的好奇。

“我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她幽幽得说道。

她一面诉说著,说道伤心处不免呜咽了起来。见她哭诉得梨花似泪的粉腮,不由我一面伸手搂住她颤泣的身躯,一面倾听她的诉说。

正当双十年华、充满怀春少女情怀时,她遇见了她的白马王子。一个叫乔伊的年青华侨,他多金又多情,留英多年还取得博士学位。他曾跟她过著一段如蜜的日子。但好景不常,在她怀孕后,他露出狰狞的面目,将她卖给应召站。原来他是个逼良为娼的人口贩子,只不过是小学毕业曾在洋人开的pub中当过七、八年的小弟。

“没两个月,警察破获了应召站,把我救了出来……”说到此处她更伤心了。

初期,由于谋生的需要与金钱的咭倨,她找了一家密医堕胎,却因手术不良,使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在无法为人母之下,她万念俱灰,只有沈溺酒国麻醉自己。在挣得一些钱后,拉着一些姐妹淘,自立门户。

“丽娜虽不幸……她却拥有一个深情的你……”

“一生中,我一直祈盼著在我生命中有一个深情的男人……”

我心中非常感动,一个深情可怜的女子。不禁舔吻她泪湿抽搐的朱唇。

“你……能圆我的梦吗……”她抬起头望着我低声说道。

“我……”我不知要如何回答她。

答应也不是,拒绝又怕伤了她。正在进退为谷之际,突地她起了身,解开腰间的蝴蝶结。

一袭宽松的粉红睡缕敞开了来。

我心情一窒。

火红的胸罩滚著黑色的纱质蕾丝,上半罩杯是透明的,浮凸刺绣著一朵黑色的玫瑰,乳峰高耸、乳沟狭深。平滑细嫩的小腹缀著一点深深的脐眼。火红大v高腰的透明丝质亵裤,绣著一朵偌大的黑玫瑰,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阴阜。

我深吸了一口气,咽下口水来湿润我干燥的喉咙。

伸手解开火红滚黑边蕾丝的吊袜带环扣,循序伸出左、右腿置于床边,优雅地退下了丝袜。低头的动作使我能大部看到那欲夺罩而出丰颖的双乳,高张的玉腿使我能近观到丘阜上一条深陷的鸿沟。这些姿态非常惹火,使我春心荡漾想入非非,不觉间下身微涨了起来。

反身双肩微抖,一袭宽松的粉红睡缕自她背后溜滑了下去,露出她似雪的肌肤、玲珑的曲线、纤细的柳腰。那是似曾相识的曲线。

解下火红滚黑蕾丝的吊袜带,连带显露出她那丰圆的臀部。似对分不开的连体婴,中间夹着一缕火红丝绸。反手挑开背后罩扣,那滚著黑色纱质蕾丝的火红的胸罩已然滑落于她脚下。

“凡!今夜好好爱我! ……只要今夜……”她一面缓缓转身一面半期盼半恳求地说。

只见她浑身晶莹如玉,雪肤滑嫩,柔若无骨,黑眸清澄犹如秋水,樱唇红润,惹人垂涎,一双碗形的玉乳,柳腰纤细,软绵小腹平滑如缎,一双玉腿均匀修长,一头柔细秀发,衬著如花般的脸颊,秀丽妩媚,露著醉人的模样。

她掀开粉红丝被,一身娇躯向我身前揉来。xxxxxxxxxxxxxxx

覆蓋着我硕壮身体的胴体是温润、平滑、结实的。

她双手环状搂住我的颈部,闭着黑眸、仰起粉颈,吐气如兰的朱唇微抖地凑到眼前……

胸前揉贴的是她柔绵的酥胸,由上看去如被挤压的两个雪白的奶球。玉背以优美的弦弧随着无骨的脊沟迤骊下去,直至那被一丝火红高腰的透明丝质亵裤包裹的玉臀再度陡耸了起来。

以结实的双臂搂住她柳腰,我突发现它细可盈握。

轻吻着她的下唇,一股异样的电流导入体内,牵动我的下体而使它抖动了一下。

她反口含住了我的下唇,左右来回吸吮著。同时,我亦含住了她的上唇,感受她朱唇的曲线与弹性。

湿润的感觉真好,以舌尖上挑她内唇壁,造成她痉栾的抖动而把我搂的更紧,她的舌尖竟不觉得挑舔我的舌尖。

一丝麻痒的电流由舌尖再度导入体内,胯间不禁收缩了一下,张大口将舌尖移舔她舌下。

“嗯!你好坏!”她移了开来说道。

说罢,将她玉体下滑,吮舔我的胸膛、掖窝。右手顺势缓缓移入我的亵裤里。

“唔!真好……”我暗叫道。纤细的玉手套弄著玉茎,间或拨弄阴曩、间或挤压龟头。

我的一手将她秀发拨向背后,露出她迷人的鬓角,轻轻揉抚她耳际。另一手则握住她左乳,她似是无法被男人只手掌握的女人,粉红大小适宜的乳晕上缀著一粒粉红的樱桃。时而将它置于指间搓揉,时而轻柔对它夹捏。

“啊……”在一阵颤抖中,她微喘呼出声。

她起身,退下了我的亵裤,反身跨上,竟一口将勃起的玉茎含了进去。

“唔……”湿柔的感觉真好,当龟头受她狭小喉头的挤压时,我都不免哼出声来。

望着眼前摇摆的粉臀以及被一丝火红裹住高耸的阴阜,不禁使我一手游抚丰腴滑嫩的玉臀,一手以双指撩拨她阴毛微露的阜丘。

“唔……”当双指撩拨她阴毛微露的阜丘时,她有时会不觉地闷头微哼。

双指微湿的感觉使我发现泌出的幽泉竟使那被火红亵裤紧贴的幽洞清晰地出现眼前。我着迷了……

一把将她推躺于我左侧,并一口含向那火红亵裤上那朵黑色玫瑰。

“啊……”欲挟的玉腿扭动着,她口中发出难耐不支的淫叫。

嗅着幽洞泌出的体香,隔着薄如蝉翼的丝裤咬食著肥腴的山丘。一手撑开她双腿,一手揉抚着花蒂。脸颊紧贴她那柔绵大腿的感觉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啊……我要……起来……”玉腿扭动着,双手不支地在我大腿及臀部一阵揉搓,并作势欲起。

在她起身之际,顺势拉下那镶著黑色蕾丝的火红丝质三角裤。

她直起身子,曲跪在我的下体上,把左掌放在我枕边,抬高她臀部,右手扶住玉茎,将之缓缓纳入她幽洞内。我垫高头部,俯首望着吸吮龟头的蚌唇,勃起的阴蒂在微疏的丛林中喘息抖动着。

她将双手撑于我耳边,娇躯前俯,玉臀微动,似一时不敢全根纳入。我挺起腹部迎合浅刺她那盘丝洞,不一会,果然凿出一股蜜泉。

在她闷哼声中,只见若玫微微俯身向前将玉茎推向她花心,并顺道在根部磨擦她那勃起的阴蒂。双重的刺激,使她不自主地后仰。

泛著红潮的脸颊、扩张的额鼻、半咬的朱唇、闷声的春叫声,使她看起来更为美丽。心神不由一荡,上挺的速度加快,电击似的酥麻更一阵阵由玉茎传导至全身。而若玫则喘声急促,大口啊出声来,不由挺起上身搓揉自己的双乳。

许久,我累了!停了下来,由她自己骑坐!

我躺在床上,欣赏著那长发在柔飞中舞动!她双耳上一对粉红翡翠随着摇摆的玉颈晃动着,晃出一道道眩眼的光晕!

汗热的气息胶结在空气中!

一双乳房在她胸前抛动着,张怒的玉茎在她幽洞口或隐或现!玉茎上沾满了她体内流出的甘泉,在昏黄灯光下闪烁!

只见她下身粉红色的双唇含住那玉枪,一张一合的吞吐!

她渐入高潮,全身加速地上下扭动,快感让她身体每个关节扭曲著。

上前俯前!一双乳房如吊钟一样在我眼前摆动!

我把舌头伸出,刚好舔触到那乳尖!她再加快了骑坐,双手捧住那乳房底部!几次,双乳的尖端滴下汗珠湿透我的脸颊。

“啊……凡……抱抱我……出来……出来了……”若玫急喘呼叫着。

我忙抬起上身,跟她面对面坐抱着,低头重咬她双乳。我忽而上身后仰将根部前挺……

“啊……啊……要死了……”若玫跪坐的臀部急扭一阵后,死命抵住我根部扭揉。

只觉玉茎被一伸一张的水道吸揉着,龟头则如被婴儿小口一阵吸吮著。搂抱着香汗淋漓的娇躯瘫软了下来。

“我要躺下来……头好晕……”若玫娇喘道。

让她斜躺于左侧,下体仍紧紧密合著。我斜躺于她微曲的右腿上,她的左腿仍跨夹着我的躯体。

“好一点没……玫……休息一下好了……”我搂吻她泛红火红的粉颊道。

“你真猛……弄得我好晕……”若玫娇喘道。

“猛的还在后头呢……”我逗着她道。

“你真讨厌……人家跟你说正经的……”若玫微喘道。

“做爱本来就是一件正经的事……”我再度挑逗她笑道。

“油舌滑腔……不正经……”若玫娇羞道。

“梦圆了没……”我挑逗她问道。

只见她樱唇转动下,飘白了我一眼,这是嗔中带怨,荡气回肠的尤媚姿态!柔中带俏,成熟的美艳中带点生嫩的羞怯情怀!的确撩人心弦!勾人魂魄的美姿!

望着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女人,我有着一丝怜惜。

弓身再度吸吮着她玉乳,右手拨弄著阴红花蒂,腰间轻微移挪!

风吹风铃,鸟哨晨啼,“嗯咛”之声使她骚意再起!

那是她已再获得初步的舒爽酣畅喜乐愉悦的展现!

在如水珠光朦胧照映下,只见她那似芙蓉花似的娇颜,呈现出复杂的变化!

迷漓的双眼,似闭还开的眼神,再度显露着她的企求! 一只素手五指紧抓床单!握扯著,表达出她心中的意愿!

黛眉时挑时舒,那是配合著我指头的点醮而作!

嗯嗯咛咛之声不绝于耳,樱口菱角儿开合裂斜,曲尽幻化之妙……

她忸声央求道:“凡!上……来……”

这是爱的呼唤!情的企待!欲的需求!淫的放荡……

直起身来,轻带战马提枪入关,胯下骏马仰首嘶号,已至起跑线,是一番万里的驰驱!

此时玉茎怒筋微张有如千蹄争奔,热烫粗壮,挺坚长活!

而她在娇喘息息中,支起一只修长合度的玉腿在空中摇荡著,而另一只已斜勾我玉颈!这姿态令她幽门洞开!

只见她茸翠疏疏、金丝柔细、阴阜微隆、玉璧似合、云封雾合、雨露沾指。

急撞而入,那是涩涩春情、滑滑幽径,撞得她张口轻啊一声。

一声莺啼凤唳中,她已体颤颈摇、呼气如抖、音长似泣,呻吟如虫鸣!贪求这份酥软而心晕魂迷。

三进九出,抽送自如,慢推急提,抽得她一退一开口,一进一哼哎。她的樱口张合斜扭著,哼叫声由嘤咛而咿唔。其吟叫声由压喉闷叫,到齿颤发声、婉转娇啼、荡人心魂,美妙至极。 不一会儿,只见她腰扭股摇、双乳颤动、醉眼迷漓、轻咬樱桃小口,娇喘息息。只闻得兰香扑鼻,深知她已魂荡魄飞、骨松肉酥、阴气已泄!两腿舒张更开,欲我深入。

“凡……我不行了……要死了……”她娇喘不止如梦呓般呻吟著,疼、麻、痒、酥揉得她一连泄了三次身子。

我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似翻山越岭、似腾云架雾,上上下下、越腾越高。

我双手伸向前,握住她的双乳,使劲揉搓用力抽送著。如青龙戏明潭,浪涌潮掀。

“噗嗤”之声不绝于耳。是音韵外宣,是琴瑟合鸣。

一时寒噤连连,精泄如注,顶灌花心。

最后一个寒噤,拼命用力将她双腿前压至肩紧紧抱住。

“啊!凡……不要……”她嘤嘤求着,欲推开我的过于深入。

 

日上三竿,金乌透窗而入。

睁开惺忪疲累双眼,发现香踪已杳。再四周寻觅,却发现她罩着一袭纱白晨缕伫立于落地窗前,透过强光映出她那迷人的娇躯,那是我曾巡礼的熟悉线条。微微上勾的乳房,如待母鸟喂食般仰望着。那袭纱白晨缕迎著晨风向后飘曳著。似一尊静穆纯洁的女神。

望着她窈窕的伫立的背影。我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我穿上亵裤,蹑手蹑脚得走到她背后,伸手扪住她的眼睛!

“啊!……”若玫被我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唔!是你,凡!快放开手,把人家吓一跳”她略拧扎一下,就依在我怀中。

“在想什么?一个人呆在这里出神?”我双手环状搂住她的腰部,双唇紧贴她的粉颈柔声问道。

“我在回想着……昨夜的梦……”

我兴起一丝的感动,把她转过身来,正待……

“不……凡……你该走了!让我有个美好的回忆……好吗”她那吐气如兰的朱唇微抖地幽幽说著……

我松开她,望着她那微带一丝忧怨又带一丝幸福光芒的眼神。

“凡……我会记得你的……谢谢你带给我一个甜美的梦”

昨夜浪漫狂野的她不见了,眼前我所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柔情的女人。

“夙世未了姻缘,今个邂逅相逢免却月老红线,酬合一生宿梦”

低吟声中,拿出一丝秀发说道:“愿你会记得我……”

在噙著的泪光中,我眼前一片模糊…

广告合作: libai853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