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职业制服  »  与女同事的中出体验

与女同事的中出体验

转眼之间一年就要接近尾声了,年末的工作各种繁琐,好不容易才把手头的事情做完,打算舒舒服服的等著过年,可公司这时候居然安排我去N市做年终监查。我们公司每年年终都会派专人到某地,监督当地的经理进行年末检查,这次是因为N市的检查人家里人过世,整个公司这时候似乎就我比较闲,于是安排我代替他去。没办法,领着工资哪有不做事的理,打点好一切,坐上了去N市的动车。

在N市的工作因为当地经理的大力配合,很顺利的结束了。临走前一天,N市经理带着下属在一家高档酒店给我践行。吃饱喝足后,又专门叫上和我对口部门的小陈招待我。经理年纪比我大许多,毕竟没什么共同爱好,这样的安排正合我意。

小陈带我去了一家非常豪华并且24小时营业的KTV,(哎,本人和KTV实在是有缘,总要在那发生点事)。开好包间,点好酒水,总不能就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对坐对唱吧?小陈一通电话,叫来了一拨人,有他的前女友,她的前女友又带了一个女性朋友,还有公司的同事小伍及她的男朋友。这里先说下这个小伍,她是N市公司的行政助理,二十来岁,人很热情。我到N市后一直就是她和其他几名同事陪我跑上跑下的做检查工作,人又长的不丑,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所以打一开始我就对她很有好感。只是没想到叫她来唱歌居然还带上了男朋友,这就太没意思了。

3男3女正好搭对,歌吼起,酒喝起。酒喝多了,嗓子就哑了,眼看歌是唱不了了,我们又开始玩骰子,猜点数,输了的喝酒,这一来二去的酒可就喝的不少,不过幸好我是客人所以他们倒是没好意思灌我酒,只能自己人杀自己人,一直到小伍摀住嘴跑进了包间的厕所,这酒喝的才算是告一段落。这时候,除了我所有人已经是面红耳赤连眼睛都是红的。小陈的前任拉着她的朋友说要到外面去上厕所,小陈紧接着跟了出去。偌大个包间里除了我和横躺在沙发上小伍的男友外,只剩下轰隆隆的音乐声。坐了一会不见他们几个回来,小伍也一直待在包间厕所里,我敲了几次门都没回应,恐怕是醉倒了。打开包间房门,一股冷风吹来,我不由打了个寒颤人却精神了许多。感觉有点尿急,再看看紧闭的包间厕所门,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出去上厕所吧。

时间有点迟了,已经没什么人来唱歌了,服务员懒懒散散的站在KTV过道里。问了问厕所的位置,迳直走了过去,刚到厕所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动静,于是我放慢动作,悄悄的走了进去。厕所里没人,几个隔间的门都是敞开的,唯独一间紧闭,声音就是里面传出来的。低下头向门板的下端望去,好嘛,四只脚。男人的吭气声,女人的呻吟声,外加肉与肉的碰撞声,这时候因为离的很近,所以听的更加清楚。心底冒起一股偷窥的念头,悄悄走到隔壁站在马桶上向旁边的隔间望去,只见一个女人双手撑在马桶的水箱上,半俯著身子,因为天气冷的原因吧,女人的上衣没脱,只是褪下了裤子,露出屁股,一个男人正在她的屁股后面挺动。不用说,那男的就是小陈,那女的是他前任。看来,虽然分手了,也禁不住偷食的乐趣啊。

虽然角度不是很好,但看了一会,也不由的欲火上涌,再看下去恐怕得自己撸一发才行。从马桶上下来,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是来上厕所的。解完手,感觉欲火没那么旺盛了,摇摇头,回包间去。走到包间门口,发觉有些异样,再一细看,门口的服务员不见了。正当我准备进包间的时候,隔壁的小包间里传来一阵碰撞声。小包间没开灯,应该没人包房,但是里面明显有动静,难道是服务员在里面偷懒?少管闲事吧,我的手已经抓住门把准备推门回包间时,突然,一阵低低的女声传入我的耳朵,“别……别……不要……恩~~~~”很明显的呻吟声,难道我的运气这么好,连看两次现场直播?走到小包间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望进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但随着对里面光线的适应,慢慢的算是能看到点东西,我见到两个人影重叠在沙发上不断起伏,因为里面没开灯所以能看到的也仅此而已,没意思。这时,里面又有声音传出来,“你……你女朋友……在隔壁……放开……放开我……”听到这句话我脑子一个灵光,难怪刚才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这不是小陈前女友带来的那个女孩吗?女朋友在隔壁?那那个男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正是小伍的男朋友。好嘛,女朋友丢隔壁包间,自己在这里打野食,胆子也忒大了吧!

虽然我睁大了双眼,聚精会神无奈还是看不清楚,真扫兴!算了,回去了。推开包间门,只见小伍卷曲在沙发一角,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我走到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端起一杯啤酒,边喝边打量这个女孩。一头披肩的长发,脸盘还算清秀,没有某些女人的脂粉气,黑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里面是黑色的丝袜,一身黑色装扮标准的OL,虽然外面没穿制服,但也很吸引人了。正当我的眼睛透过短裙想看看里面风景的时候,小伍醒了,我立马端坐好,眼睛正视前方,一副正人君子样。

“他们呢?”小伍揉揉头。

“出去上厕所了。”我回答。

“上厕所?我出来就没见到人啊,上这么久?”小伍有点怀疑。她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不过很快又挂了电话,“关机了……”小伍自言自语。难道她是给她男朋友打电话?

小伍的脸色突然变的很不好看,我估摸着要出事。果然,她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就要冲出门去。可能是喝了太多酒,头晕,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我急忙站起来一扶,小伍就正好倒在我怀里。热火的身子抱起来软软的,瞧着那双喝了酒迷离的双眼,我一个没忍住,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小伍明显被我的突然袭击给弄懵了,完全没有反抗。我的嘴很容易就捉住了她的双唇,舌头也伸了进去。软软的小口,湿滑的舌头,我在她嘴里搅动,用我的舌头拨弄着她的香舌,时不时的吸到我的嘴里,轻轻的咬一下。小伍先是条件反射的抱紧了我,在我吻了几分钟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推我,我也就顺势放开了她。

“我喜欢你!”不等小伍开口我先说话了。小伍盯着我,没有说话。

“其实……他们……”我话没说话,小伍就打断了我:“别说了,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一丘之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看着我露出尴尬的表情,小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辩解道:“我不是说你,我说他们!”

我眼珠一转,接着她的话道:“其实,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包括我。”说完,又搂住了小伍,双唇又印上了她的。小伍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唔……”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她的香舌又被我吸到了嘴里。

这一次,小伍没有反抗,反而主动的伸出她的小舌头来配合我,我搂着她,慢慢的坐到了沙发上。坐好后,我的双手解放出来,立刻不甘寂寞的攀上了她胸前的双峰。隔着毛衣能明显摸到里面的Bra,虽然隔着双重束缚,但也能感觉到小伍双峰的柔软,揉搓的同时,我依然热情的吻着她,她也任我抚摸着她的双峰,直到我的手撩起她的毛衣,从下面钻进去,就要捉住她双乳的时候,她才用手隔着衣服按住了我的手。我停止吻她,慢慢的抬起头,拉开我们的距离,双眼盯着小伍的双眼。小伍见我盯着她,先是轻轻的摇著头,并没有松手的意思,最后她终于在我写满“我要”的对视中败下阵来。我感觉到手上的压迫一松,立刻就势向上握住了她的双乳。

“唔~~~”可能是我的手有点凉,也可能小伍的双乳没被其他男人碰触过,总之我能感觉到小伍的紧张,于是手越发温柔起来。我的双手在她的毛衣里,轻轻的将Bra向上推起来,她的双乳没有了束缚,立刻遵从地心引力的原理跳了出来。我的双手急忙抚了上去,小伍的双乳尺寸不小,至少我一只手不能握住全部,乳房软软的,但又很有弹性,乳头不大,轻轻一捏,小伍就会含羞的打颤。我迫不及待的要见识一下这对宝贝,双手将小伍的毛衣撩到胸前,让她的双乳裸露在空气中。小伍的双乳很白,乳头高傲的挺著,颜色有点偏暗但还是能看到肉红色,随着她的呼吸,轻微的颤抖。我双手左右握住小伍的双乳,轻轻一挤,让乳头更加挺立,然后头一低,舌头一卷,吸进嘴里。牙齿轻咬著乳头,不让它脱离我的口腔,舌头却在乳头末端舔舔,打转,直到小乳头变得又红又肿我才肯放口,转而去攻击另一只乳房。

小伍在我的攻势下,越发的面红耳赤,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双腿不时的往里夹,已然是动情了。当我的嘴离开小伍双乳的时候,她的乳房上已经沾满了我的口水,两只乳头肿立的不成样子,至少比原来大了一倍。而我之所以放口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我怜香惜玉,而是我必须进行下一步的进攻。在我用嘴进攻小伍双乳的时候,两只手也没闲著,一直在拨弄著小伍的短裙,将它慢慢的往上卷,直到卷到小伍的腰上,露出那包裹在黑色连体丝袜下的双腿。隔着腿袜,能看到双腿之间那抹白色的倒三角--白色的小三角内裤,稳稳的包裹住小伍的私处。

当我的手抚上小伍的两腿之间时,小伍敏感的坐了起来,两腿一紧将我的左手夹住。“你看,都湿了。”我温柔的掰开小伍的双腿,指著中间一处湿濡。只见一股湿润已经浸透了小伍的连体丝袜,看样子内裤也该被浸透了。

“别……别看……”小伍害羞的别过头去。

“嗯,我不看,但我要摸摸!”我的左手趁势摁住了小伍的私处,隔着丝袜和内裤扣在了缝隙的边缘。小伍急忙用夹紧双腿的办法来阻止我,虽然手被夹住了,但并不影响手指的活动,中指摸到缝隙的上端那处点上,摁了下去--

“啊~~~~”小伍赶紧摀住了自己的嘴巴,阻止了声音的延续,但阻止不了我的行动。我的中指开始不停的在那处点上揉摁,还时不时的向下滑一点,抵着丝袜和内裤往里戳,换来小伍更加不安的扭动身体。不一会,小伍的私处渗透出更多的水来,甚至在沙发上涂出了光亮。

“好湿啊,你流了好多水!”我轻轻的在小伍的耳边吹气,小伍闭上眼睛害羞的不敢看我。“我帮你脱下来吧!”说完我的双手滑到了小伍的双腿间,扯住了连体丝袜。

“我自己来!”小伍察觉了我的动作,急忙想要坐起身来。但是明显她的动作没有我快,只听“撕拉”一生脆响,小伍双腿间的连体丝袜已经被我扯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内裤。连体丝袜并不像日本AV片子里面那样容易撕破,但是用手指甲划拉出一条口子,再从中撕开就会容易很多。

小伍穿的是一条白色花纹蕾丝女士三角裤,这种裤子很薄很轻穿在身上会很舒服臀部也不会留有痕迹,最关键的一点是很性感!如果换成黑色,会让冲动的男人有一把撕破的欲望。但即使是白色也让我跃跃欲试,刚才小伍情动时不断扭动和夹紧双腿,还有私处流出的淫水,早就让小内裤不堪入目,本来是三角形的,因为沾满了淫水再加上身体的扭动,三角裤的边缘已经卷了起来,深深的勒近小伍的缝隙里,再也不能起到遮挡作用,反而成了一条标标准准的T字裤。

小伍的小腹只有一小撮毛发,其他地方白白净净的,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自己刮过。大阴唇轻微的向外翻开,三角裤就像一条带子似的,深深的勒在里面。整个私处已经是一片狼藉,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用手一摸沾我一手。

“我擦擦。”小伍不好意思的坐起身来,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巾,想要擦拭身体。我急忙阻止了她,“别,我喜欢这样,我喜欢水多的女人!”说完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小伍的双唇。

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想故技重施,却无奈的发现,沾满淫水的内裤柔韧性出奇的好,任我使多大的劲它也纹丝不动。小伍这时候发现了我的窘迫,不但不帮忙还坐着看我的笑话。这点小困难也想难住我?太小瞧我了吧!手指伸进内裤中,往外一勾,内裤像根布条一样被我扯了出来,然后往小伍左胯上一带,这下内裤歪在一边,再也不能阻止我了。

大阴唇微微的向外翻开,露出了里面的小阴唇,小阴唇这时候居然还在轻微的张合,不时一小股泛白的淫水被挤压出来,涂满了她的小屁股,再流到沙发上,留下一滩痕迹。太美了!太诱人了!那一刻我的欲望被激发到了顶端。我急急忙忙的松开皮带,脱掉了裤子,赤裸著下半身,挺著高耸的肉棒向小伍靠过去。

眼看着船就要进港了,这时候却出状况了。小伍突然不愿意起来,她坐起身子,双手死死的摀住自己的私处,任我好话说尽都坚决不放手。急的我是一佛冲天,咬咬牙瞪瞪眼,差点就准备霸王硬上弓了,不过都到这份上了才来硬的,这事也办的太不美了,即使成了,小伍还不把我恨死?

换上一副甜言蜜语的温柔面孔:“别这样,我会很温柔的!”小伍摇头。

换个办法,退而求其次:“要不,我就在外面磨磨,你看我这样不解决也不行啊!”

在我死乞白赖的软磨硬泡下,小伍终于松动了,在我答应她不进去后,她终于放开了双手。

双手扶着肉棒,抵住小伍的小穴,用她两片阴唇夹住肉棒,开始上下摩擦。说实话,这样只能越发加重我的欲火,但对小伍的刺激却更为强烈起来。磨了一小会,我的肉棒上已经涂满了她的淫水,而她的小穴张合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小伍甚至开始发出呻吟声。

望着小伍迷离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的双眸,还有那不停扭动的身体,身下的肉棒在她小穴上感觉到的温热,一切都告诉我,是时候了。

握住肉棒撸了一把上面的淫水,让肉棒更加湿润,也更加坚硬。慢慢的向下,抵住小伍的穴口,搂住小伍的身子,深深吸一口气,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我要进去了!”不待小伍有任何反应,我的臀部向下一沈,肉棒直直的破开肉壁,全部进入了小伍的身体里。

“唔--”这次小伍没有制止自己冲口而出的呻吟声,只是睁大了双眼幽怨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是刺激还是别的什么,我已来不及细想,从肉棒处传来的阵阵压迫感和湿滑烫热的感觉深深刺激着我,让我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

肉棒被小伍的小穴紧紧的夹住,舒服极了!我扭动腰部,一前一后猛插个不停,小伍躺在沙发上,承受着我的抽插,而我直立起身体双手楼住她的大腿,还不时的揉摸著那裸露在外的双乳。肉棒抽动时,从小伍的体内带出更多的粘液。随着不断地抽插,那淫水如同抽水机一样从我的肉棒和小伍的小穴缝隙中涌放出来。我一时兴起,更加猛烈地抽插起来。将肉棒徐徐地向外抽出,当快要抽尽时,猛一搓腰向里一顶,直透小穴深处,这下可要了小伍的命,她开始不顾一切,声嘶力竭地叫起来:

“哎哟……唔……哎……”

“呀……别搞了……啊……别顶……”

我将小伍两条还穿着丝袜的大腿左右大大地分开,扛在肩上。小伍微睁双眼,无力地呻吟道:“我……我不行了……别弄我了……!”我笑笑,没有回答她,只是双手扳住她的肩头,屁股一压一抬,肉棒拌著淫水再次轻而易举地插进了小伍的小穴。

“唔……”这次小伍的叫声平稳了许多,看样子比刚才好多了吧。小伍此时眉间微皱,嘴儿稍张,看样子也进了状态,于是,我胯下慢慢加大了力度。肉棒在小穴里一进一出,插的小伍的大阴唇一掀一合的。渐渐的,快感越来越多,只见她两眼如丝,身体微颤,屁股上下左右地挪动,双腿翘上,还不时颤动臀部向我迎凑,含含糊糊地哼著:

“不行……不行……”

“要……要来……要来了……呀~~~~”

随着小伍的一声尖叫,我明显感觉到她两腿用力一伸,小穴一松一紧,全身开始颤动。看样子小伍来高潮了,没想到她这么不经搞,我还没使多大劲呢,她就丢了。

正当我抽插的起劲的时候,包间门外传来人声,不好,是他们回来了!我急忙从小伍身上退了下来,一把抓起了我丢在地上的裤子。小伍也听到了动静,急忙从沙发上坐起来。她身上的衣服虽然凌乱,但好在全在身上,不过已经来不及整理了。我瞧着包间里的厕所,一把从沙发上拽起小伍,将她推了进去。就在我也跟进去的时候,门开了,依稀看到小陈和他前女友进来。

“哥,在里面吗?”小陈来敲门。

“嗯,我在,闹肚子呢!”我回应着。

“哦,他们人呢?”小陈不经意的问。

“不知道,回来就没见到人。”我继续编著。

“嘿嘿……”小陈笑笑,没说什么走远了,接着依稀听到他好像和她前女友又开始喝酒。

小伍明显很紧张,盯着厕所门一动不动。见到她这个样子,我不由得怜香惜玉起来,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她,本来是一番温存,结果因为姿势的问题,肉棒顶在她裸露的双腿之间,立刻被刺激的再次昂起了头。我趁势从身后将双手探到她的身前,握住了那双乳,肉棒也就著未干的淫水在她双腿间抽动,时不时的顶在小伍的菊花上。当时,我真想走走后门,反正都这么湿了,肯定很容易进去。但是小伍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意图,她扭动着屁股,让我的肉棒一度下滑,直到顶在小穴口上。

于是我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扳住小伍的屁股。肉棒凑著穴口不住地转动,接着点正了那穴口,身子一弓,双手使劲把小伍的屁股向后一拖,下身紧跟着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噗嗤一声,全根尽末。就这样,从身后再次占有了小伍。这次因为轻车熟路,再加上湿滑的作用,另外外面还有人在,小伍只轻轻吭了一声,并没有发出过大的声响。

我扶著小伍的屁股,下身使劲向前挺动,肉棒从身后一次次结实的插进了小伍的小穴,小伍双手撑在洗手台上,高翘著屁股,迎接着我的抽插,虽然不敢叫出声来,但感觉明显强烈。

“我要射了,射在屁股上?”我从身后凑到小伍的耳边,轻轻的问道。我知道很多女孩并不喜欢男的射在里面,特备是像我和小伍这样只是玩玩的情况。谁知道小伍的回答却出我意料:“射在里面!”

“什么?”我以为我听错了。

“射在里面吧!”小伍继续轻轻的说。

“这……不好吧?”小伍的大胆让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小伍回头白了我一眼。见我没反应,甚至还主动向后挺动屁股,摩擦我的肉棒。

都到这份上了,我当然不会客气,右手环搂住小伍,左手高高的抬起她的左腿,让她单腿站立,我的屁股使劲挺动,肉棒猛烈的撞击著小伍的小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这样的姿势,让我们的结合处更为紧密,肉棒每次都狠狠的捅到最深处,眼看着小伍开始打颤,就要顶不住的时候,我也到终点了。肉棒在小伍的小穴里喷射,一边喷射我一边还往小穴最深处挺动。“全给你,全给你!”我从后面轻咬著小伍的耳朵,当她回头的一刹,我又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当我终于射完最后一滴精液,趴伏在小伍背上的时候,小伍的双腿已经在不停的发抖。肉棒因为射完精的缘故,开始慢慢变小,虽然我十分不情愿,但它还是从小伍的小穴里滑落出来,立刻一股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小穴里冒了出来,顺着小伍的大腿向下流去,很快就沾满了黑色的腿袜……

“前往XX的动车马上就要开车了,请各位旅客抓紧时间检票上车!”我提上行李,向送行的N市同事挥挥手,最后望了一眼小伍,她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任何话语,就像我们昨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这就是我们的结果吧?我不得不释然。当我坐在我的座位上,手伸进口袋,摸到一件事物,那是小伍的内裤,没错,就是昨晚我和小伍疯狂时她身上那条沾满了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的内裤。事毕后,我就从小伍身上脱下了它,留作纪念,看来这也果真是一个纪念品了。

火车发动,“滴滴”包里的手机传出短信的声音,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看罢后,望着车窗外冬日的阳光,我开心的笑了!

转眼之间一年就要接近尾声了,年末的工作各种繁琐,好不容易才把手头的事情做完,打算舒舒服服的等著过年,可公司这时候居然安排我去N市做年终监查。我们公司每年年终都会派专人到某地,监督当地的经理进行年末检查,这次是因为N市的检查人家里人过世,整个公司这时候似乎就我比较闲,于是安排我代替他去。没办法,领着工资哪有不做事的理,打点好一切,坐上了去N市的动车。

在N市的工作因为当地经理的大力配合,很顺利的结束了。临走前一天,N市经理带着下属在一家高档酒店给我践行。吃饱喝足后,又专门叫上和我对口部门的小陈招待我。经理年纪比我大许多,毕竟没什么共同爱好,这样的安排正合我意。

小陈带我去了一家非常豪华并且24小时营业的KTV,(哎,本人和KTV实在是有缘,总要在那发生点事)。开好包间,点好酒水,总不能就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对坐对唱吧?小陈一通电话,叫来了一拨人,有他的前女友,她的前女友又带了一个女性朋友,还有公司的同事小伍及她的男朋友。这里先说下这个小伍,她是N市公司的行政助理,二十来岁,人很热情。我到N市后一直就是她和其他几名同事陪我跑上跑下的做检查工作,人又长的不丑,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所以打一开始我就对她很有好感。只是没想到叫她来唱歌居然还带上了男朋友,这就太没意思了。

3男3女正好搭对,歌吼起,酒喝起。酒喝多了,嗓子就哑了,眼看歌是唱不了了,我们又开始玩骰子,猜点数,输了的喝酒,这一来二去的酒可就喝的不少,不过幸好我是客人所以他们倒是没好意思灌我酒,只能自己人杀自己人,一直到小伍摀住嘴跑进了包间的厕所,这酒喝的才算是告一段落。这时候,除了我所有人已经是面红耳赤连眼睛都是红的。小陈的前任拉着她的朋友说要到外面去上厕所,小陈紧接着跟了出去。偌大个包间里除了我和横躺在沙发上小伍的男友外,只剩下轰隆隆的音乐声。坐了一会不见他们几个回来,小伍也一直待在包间厕所里,我敲了几次门都没回应,恐怕是醉倒了。打开包间房门,一股冷风吹来,我不由打了个寒颤人却精神了许多。感觉有点尿急,再看看紧闭的包间厕所门,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出去上厕所吧。

时间有点迟了,已经没什么人来唱歌了,服务员懒懒散散的站在KTV过道里。问了问厕所的位置,迳直走了过去,刚到厕所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动静,于是我放慢动作,悄悄的走了进去。厕所里没人,几个隔间的门都是敞开的,唯独一间紧闭,声音就是里面传出来的。低下头向门板的下端望去,好嘛,四只脚。男人的吭气声,女人的呻吟声,外加肉与肉的碰撞声,这时候因为离的很近,所以听的更加清楚。心底冒起一股偷窥的念头,悄悄走到隔壁站在马桶上向旁边的隔间望去,只见一个女人双手撑在马桶的水箱上,半俯著身子,因为天气冷的原因吧,女人的上衣没脱,只是褪下了裤子,露出屁股,一个男人正在她的屁股后面挺动。不用说,那男的就是小陈,那女的是他前任。看来,虽然分手了,也禁不住偷食的乐趣啊。

虽然角度不是很好,但看了一会,也不由的欲火上涌,再看下去恐怕得自己撸一发才行。从马桶上下来,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是来上厕所的。解完手,感觉欲火没那么旺盛了,摇摇头,回包间去。走到包间门口,发觉有些异样,再一细看,门口的服务员不见了。正当我准备进包间的时候,隔壁的小包间里传来一阵碰撞声。小包间没开灯,应该没人包房,但是里面明显有动静,难道是服务员在里面偷懒?少管闲事吧,我的手已经抓住门把准备推门回包间时,突然,一阵低低的女声传入我的耳朵,“别……别……不要……恩~~~~”很明显的呻吟声,难道我的运气这么好,连看两次现场直播?走到小包间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望进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但随着对里面光线的适应,慢慢的算是能看到点东西,我见到两个人影重叠在沙发上不断起伏,因为里面没开灯所以能看到的也仅此而已,没意思。这时,里面又有声音传出来,“你……你女朋友……在隔壁……放开……放开我……”听到这句话我脑子一个灵光,难怪刚才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这不是小陈前女友带来的那个女孩吗?女朋友在隔壁?那那个男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正是小伍的男朋友。好嘛,女朋友丢隔壁包间,自己在这里打野食,胆子也忒大了吧!

虽然我睁大了双眼,聚精会神无奈还是看不清楚,真扫兴!算了,回去了。推开包间门,只见小伍卷曲在沙发一角,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我走到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端起一杯啤酒,边喝边打量这个女孩。一头披肩的长发,脸盘还算清秀,没有某些女人的脂粉气,黑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里面是黑色的丝袜,一身黑色装扮标准的OL,虽然外面没穿制服,但也很吸引人了。正当我的眼睛透过短裙想看看里面风景的时候,小伍醒了,我立马端坐好,眼睛正视前方,一副正人君子样。

“他们呢?”小伍揉揉头。

“出去上厕所了。”我回答。

“上厕所?我出来就没见到人啊,上这么久?”小伍有点怀疑。她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不过很快又挂了电话,“关机了……”小伍自言自语。难道她是给她男朋友打电话?

小伍的脸色突然变的很不好看,我估摸着要出事。果然,她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就要冲出门去。可能是喝了太多酒,头晕,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我急忙站起来一扶,小伍就正好倒在我怀里。热火的身子抱起来软软的,瞧着那双喝了酒迷离的双眼,我一个没忍住,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小伍明显被我的突然袭击给弄懵了,完全没有反抗。我的嘴很容易就捉住了她的双唇,舌头也伸了进去。软软的小口,湿滑的舌头,我在她嘴里搅动,用我的舌头拨弄着她的香舌,时不时的吸到我的嘴里,轻轻的咬一下。小伍先是条件反射的抱紧了我,在我吻了几分钟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推我,我也就顺势放开了她。

“我喜欢你!”不等小伍开口我先说话了。小伍盯着我,没有说话。

“其实……他们……”我话没说话,小伍就打断了我:“别说了,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一丘之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看着我露出尴尬的表情,小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辩解道:“我不是说你,我说他们!”

我眼珠一转,接着她的话道:“其实,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包括我。”说完,又搂住了小伍,双唇又印上了她的。小伍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唔……”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她的香舌又被我吸到了嘴里。

这一次,小伍没有反抗,反而主动的伸出她的小舌头来配合我,我搂着她,慢慢的坐到了沙发上。坐好后,我的双手解放出来,立刻不甘寂寞的攀上了她胸前的双峰。隔着毛衣能明显摸到里面的Bra,虽然隔着双重束缚,但也能感觉到小伍双峰的柔软,揉搓的同时,我依然热情的吻着她,她也任我抚摸着她的双峰,直到我的手撩起她的毛衣,从下面钻进去,就要捉住她双乳的时候,她才用手隔着衣服按住了我的手。我停止吻她,慢慢的抬起头,拉开我们的距离,双眼盯着小伍的双眼。小伍见我盯着她,先是轻轻的摇著头,并没有松手的意思,最后她终于在我写满“我要”的对视中败下阵来。我感觉到手上的压迫一松,立刻就势向上握住了她的双乳。

“唔~~~”可能是我的手有点凉,也可能小伍的双乳没被其他男人碰触过,总之我能感觉到小伍的紧张,于是手越发温柔起来。我的双手在她的毛衣里,轻轻的将Bra向上推起来,她的双乳没有了束缚,立刻遵从地心引力的原理跳了出来。我的双手急忙抚了上去,小伍的双乳尺寸不小,至少我一只手不能握住全部,乳房软软的,但又很有弹性,乳头不大,轻轻一捏,小伍就会含羞的打颤。我迫不及待的要见识一下这对宝贝,双手将小伍的毛衣撩到胸前,让她的双乳裸露在空气中。小伍的双乳很白,乳头高傲的挺著,颜色有点偏暗但还是能看到肉红色,随着她的呼吸,轻微的颤抖。我双手左右握住小伍的双乳,轻轻一挤,让乳头更加挺立,然后头一低,舌头一卷,吸进嘴里。牙齿轻咬著乳头,不让它脱离我的口腔,舌头却在乳头末端舔舔,打转,直到小乳头变得又红又肿我才肯放口,转而去攻击另一只乳房。

小伍在我的攻势下,越发的面红耳赤,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双腿不时的往里夹,已然是动情了。当我的嘴离开小伍双乳的时候,她的乳房上已经沾满了我的口水,两只乳头肿立的不成样子,至少比原来大了一倍。而我之所以放口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我怜香惜玉,而是我必须进行下一步的进攻。在我用嘴进攻小伍双乳的时候,两只手也没闲著,一直在拨弄著小伍的短裙,将它慢慢的往上卷,直到卷到小伍的腰上,露出那包裹在黑色连体丝袜下的双腿。隔着腿袜,能看到双腿之间那抹白色的倒三角--白色的小三角内裤,稳稳的包裹住小伍的私处。

当我的手抚上小伍的两腿之间时,小伍敏感的坐了起来,两腿一紧将我的左手夹住。“你看,都湿了。”我温柔的掰开小伍的双腿,指著中间一处湿濡。只见一股湿润已经浸透了小伍的连体丝袜,看样子内裤也该被浸透了。

“别……别看……”小伍害羞的别过头去。

“嗯,我不看,但我要摸摸!”我的左手趁势摁住了小伍的私处,隔着丝袜和内裤扣在了缝隙的边缘。小伍急忙用夹紧双腿的办法来阻止我,虽然手被夹住了,但并不影响手指的活动,中指摸到缝隙的上端那处点上,摁了下去--

“啊~~~~”小伍赶紧摀住了自己的嘴巴,阻止了声音的延续,但阻止不了我的行动。我的中指开始不停的在那处点上揉摁,还时不时的向下滑一点,抵着丝袜和内裤往里戳,换来小伍更加不安的扭动身体。不一会,小伍的私处渗透出更多的水来,甚至在沙发上涂出了光亮。

“好湿啊,你流了好多水!”我轻轻的在小伍的耳边吹气,小伍闭上眼睛害羞的不敢看我。“我帮你脱下来吧!”说完我的双手滑到了小伍的双腿间,扯住了连体丝袜。

“我自己来!”小伍察觉了我的动作,急忙想要坐起身来。但是明显她的动作没有我快,只听“撕拉”一生脆响,小伍双腿间的连体丝袜已经被我扯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内裤。连体丝袜并不像日本AV片子里面那样容易撕破,但是用手指甲划拉出一条口子,再从中撕开就会容易很多。

小伍穿的是一条白色花纹蕾丝女士三角裤,这种裤子很薄很轻穿在身上会很舒服臀部也不会留有痕迹,最关键的一点是很性感!如果换成黑色,会让冲动的男人有一把撕破的欲望。但即使是白色也让我跃跃欲试,刚才小伍情动时不断扭动和夹紧双腿,还有私处流出的淫水,早就让小内裤不堪入目,本来是三角形的,因为沾满了淫水再加上身体的扭动,三角裤的边缘已经卷了起来,深深的勒近小伍的缝隙里,再也不能起到遮挡作用,反而成了一条标标准准的T字裤。

小伍的小腹只有一小撮毛发,其他地方白白净净的,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自己刮过。大阴唇轻微的向外翻开,三角裤就像一条带子似的,深深的勒在里面。整个私处已经是一片狼藉,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用手一摸沾我一手。

“我擦擦。”小伍不好意思的坐起身来,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巾,想要擦拭身体。我急忙阻止了她,“别,我喜欢这样,我喜欢水多的女人!”说完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小伍的双唇。

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想故技重施,却无奈的发现,沾满淫水的内裤柔韧性出奇的好,任我使多大的劲它也纹丝不动。小伍这时候发现了我的窘迫,不但不帮忙还坐着看我的笑话。这点小困难也想难住我?太小瞧我了吧!手指伸进内裤中,往外一勾,内裤像根布条一样被我扯了出来,然后往小伍左胯上一带,这下内裤歪在一边,再也不能阻止我了。

大阴唇微微的向外翻开,露出了里面的小阴唇,小阴唇这时候居然还在轻微的张合,不时一小股泛白的淫水被挤压出来,涂满了她的小屁股,再流到沙发上,留下一滩痕迹。太美了!太诱人了!那一刻我的欲望被激发到了顶端。我急急忙忙的松开皮带,脱掉了裤子,赤裸著下半身,挺著高耸的肉棒向小伍靠过去。

眼看着船就要进港了,这时候却出状况了。小伍突然不愿意起来,她坐起身子,双手死死的摀住自己的私处,任我好话说尽都坚决不放手。急的我是一佛冲天,咬咬牙瞪瞪眼,差点就准备霸王硬上弓了,不过都到这份上了才来硬的,这事也办的太不美了,即使成了,小伍还不把我恨死?

换上一副甜言蜜语的温柔面孔:“别这样,我会很温柔的!”小伍摇头。

换个办法,退而求其次:“要不,我就在外面磨磨,你看我这样不解决也不行啊!”

在我死乞白赖的软磨硬泡下,小伍终于松动了,在我答应她不进去后,她终于放开了双手。

双手扶着肉棒,抵住小伍的小穴,用她两片阴唇夹住肉棒,开始上下摩擦。说实话,这样只能越发加重我的欲火,但对小伍的刺激却更为强烈起来。磨了一小会,我的肉棒上已经涂满了她的淫水,而她的小穴张合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小伍甚至开始发出呻吟声。

望着小伍迷离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的双眸,还有那不停扭动的身体,身下的肉棒在她小穴上感觉到的温热,一切都告诉我,是时候了。

握住肉棒撸了一把上面的淫水,让肉棒更加湿润,也更加坚硬。慢慢的向下,抵住小伍的穴口,搂住小伍的身子,深深吸一口气,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我要进去了!”不待小伍有任何反应,我的臀部向下一沈,肉棒直直的破开肉壁,全部进入了小伍的身体里。

“唔--”这次小伍没有制止自己冲口而出的呻吟声,只是睁大了双眼幽怨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是刺激还是别的什么,我已来不及细想,从肉棒处传来的阵阵压迫感和湿滑烫热的感觉深深刺激着我,让我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

肉棒被小伍的小穴紧紧的夹住,舒服极了!我扭动腰部,一前一后猛插个不停,小伍躺在沙发上,承受着我的抽插,而我直立起身体双手楼住她的大腿,还不时的揉摸著那裸露在外的双乳。肉棒抽动时,从小伍的体内带出更多的粘液。随着不断地抽插,那淫水如同抽水机一样从我的肉棒和小伍的小穴缝隙中涌放出来。我一时兴起,更加猛烈地抽插起来。将肉棒徐徐地向外抽出,当快要抽尽时,猛一搓腰向里一顶,直透小穴深处,这下可要了小伍的命,她开始不顾一切,声嘶力竭地叫起来:

“哎哟……唔……哎……”

“呀……别搞了……啊……别顶……”

我将小伍两条还穿着丝袜的大腿左右大大地分开,扛在肩上。小伍微睁双眼,无力地呻吟道:“我……我不行了……别弄我了……!”我笑笑,没有回答她,只是双手扳住她的肩头,屁股一压一抬,肉棒拌著淫水再次轻而易举地插进了小伍的小穴。

“唔……”这次小伍的叫声平稳了许多,看样子比刚才好多了吧。小伍此时眉间微皱,嘴儿稍张,看样子也进了状态,于是,我胯下慢慢加大了力度。肉棒在小穴里一进一出,插的小伍的大阴唇一掀一合的。渐渐的,快感越来越多,只见她两眼如丝,身体微颤,屁股上下左右地挪动,双腿翘上,还不时颤动臀部向我迎凑,含含糊糊地哼著:

“不行……不行……”

“要……要来……要来了……呀~~~~”

随着小伍的一声尖叫,我明显感觉到她两腿用力一伸,小穴一松一紧,全身开始颤动。看样子小伍来高潮了,没想到她这么不经搞,我还没使多大劲呢,她就丢了。

正当我抽插的起劲的时候,包间门外传来人声,不好,是他们回来了!我急忙从小伍身上退了下来,一把抓起了我丢在地上的裤子。小伍也听到了动静,急忙从沙发上坐起来。她身上的衣服虽然凌乱,但好在全在身上,不过已经来不及整理了。我瞧着包间里的厕所,一把从沙发上拽起小伍,将她推了进去。就在我也跟进去的时候,门开了,依稀看到小陈和他前女友进来。

“哥,在里面吗?”小陈来敲门。

“嗯,我在,闹肚子呢!”我回应着。

“哦,他们人呢?”小陈不经意的问。

“不知道,回来就没见到人。”我继续编著。

“嘿嘿……”小陈笑笑,没说什么走远了,接着依稀听到他好像和她前女友又开始喝酒。

小伍明显很紧张,盯着厕所门一动不动。见到她这个样子,我不由得怜香惜玉起来,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她,本来是一番温存,结果因为姿势的问题,肉棒顶在她裸露的双腿之间,立刻被刺激的再次昂起了头。我趁势从身后将双手探到她的身前,握住了那双乳,肉棒也就著未干的淫水在她双腿间抽动,时不时的顶在小伍的菊花上。当时,我真想走走后门,反正都这么湿了,肯定很容易进去。但是小伍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意图,她扭动着屁股,让我的肉棒一度下滑,直到顶在小穴口上。

于是我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扳住小伍的屁股。肉棒凑著穴口不住地转动,接着点正了那穴口,身子一弓,双手使劲把小伍的屁股向后一拖,下身紧跟着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噗嗤一声,全根尽末。就这样,从身后再次占有了小伍。这次因为轻车熟路,再加上湿滑的作用,另外外面还有人在,小伍只轻轻吭了一声,并没有发出过大的声响。

我扶著小伍的屁股,下身使劲向前挺动,肉棒从身后一次次结实的插进了小伍的小穴,小伍双手撑在洗手台上,高翘著屁股,迎接着我的抽插,虽然不敢叫出声来,但感觉明显强烈。

“我要射了,射在屁股上?”我从身后凑到小伍的耳边,轻轻的问道。我知道很多女孩并不喜欢男的射在里面,特备是像我和小伍这样只是玩玩的情况。谁知道小伍的回答却出我意料:“射在里面!”

“什么?”我以为我听错了。

“射在里面吧!”小伍继续轻轻的说。

“这……不好吧?”小伍的大胆让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小伍回头白了我一眼。见我没反应,甚至还主动向后挺动屁股,摩擦我的肉棒。

都到这份上了,我当然不会客气,右手环搂住小伍,左手高高的抬起她的左腿,让她单腿站立,我的屁股使劲挺动,肉棒猛烈的撞击著小伍的小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这样的姿势,让我们的结合处更为紧密,肉棒每次都狠狠的捅到最深处,眼看着小伍开始打颤,就要顶不住的时候,我也到终点了。肉棒在小伍的小穴里喷射,一边喷射我一边还往小穴最深处挺动。“全给你,全给你!”我从后面轻咬著小伍的耳朵,当她回头的一刹,我又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当我终于射完最后一滴精液,趴伏在小伍背上的时候,小伍的双腿已经在不停的发抖。肉棒因为射完精的缘故,开始慢慢变小,虽然我十分不情愿,但它还是从小伍的小穴里滑落出来,立刻一股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小穴里冒了出来,顺着小伍的大腿向下流去,很快就沾满了黑色的腿袜……

“前往XX的动车马上就要开车了,请各位旅客抓紧时间检票上车!”我提上行李,向送行的N市同事挥挥手,最后望了一眼小伍,她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任何话语,就像我们昨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这就是我们的结果吧?我不得不释然。当我坐在我的座位上,手伸进口袋,摸到一件事物,那是小伍的内裤,没错,就是昨晚我和小伍疯狂时她身上那条沾满了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的内裤。事毕后,我就从小伍身上脱下了它,留作纪念,看来这也果真是一个纪念品了。

火车发动,“滴滴”包里的手机传出短信的声音,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看罢后,望着车窗外冬日的阳光,我开心的笑了!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

新: